8.0

2022-09-01发布:

国产区精品一区二区不卡中文苹果游泳

精彩内容:

蘋果遊泳第一回
蘋果遊泳第一回
【※本故事含有變性、物戀,及心靈控制等情節,請斟酌閱讀。※】

看著她靜靜躺在床上那副待宰羔羊的模樣,我不由得笑了出來。
她穿著絲質的襯衫和長不及膝的窄裙,超薄的膚色透明絲襪下,是一雙擁有近乎完美曲線和比例的修長玉腿。我疼惜地幫她脫掉高跟鞋,好讓她舒服一些。
這世上,還有什幺比絲襪美腿的視覺和觸覺,更令人傾倒著迷的事物呢?
她那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均勻地散開在床頭,淡淡的胭脂下,有著一張清秀可人的面龐。我聞著她的髮香,和身上散發的名牌香水味,心思有些迷亂起來。
事不宜遲,我挽起她的頭,準備餵藥。看著她迷惘虛弱的模樣,更激起心中淫念頻頻蕩漾。
「吞下它。妳會有極樂的享受,醒來後,也不會有任何不愉快的記憶。」我將藥丸送入她的口中,又餵了一口水,讓她方便吞嚥。
她迷迷糊糊地吞下藥後,我便又重新讓她躺平。得,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藥性發作。
我解開她上衣的扣子,她那傲人的雙峰立刻從襯衫裏爆跳了出來。她穿的是具有厚重蕾絲繡花口味的性感胸罩,這使我吞了好幾回口水,並迫不及待地脫下了她的套裝窄裙。當我將她翻身看到她臀部中央絲襪下映出丁字的美形時,我知道我要瘋狂了。
再也沒有比看到一位身材火辣的美女,穿著性感的胸罩、丁字褲,和絲襪的模樣,更使人覺得幸福的事了。
按耐著熊熊的慾火,我必須等藥性發作,才能動作。還好我選用的這款強姦藥丸,藥性作用得很快。
記得第一次看到若蘋來我們雜誌社應徵,我就瘋狂地愛上她……的容貌和身材。常出外勤的我,鮮少在社裏走動,這真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呀。
我向來不對熟人下手。雖然她來應徵過,我不覺得總編會錄取她,以目前社裏的編制看來,並沒有要擴充人手的迹象。況且,訓練新人是很累的一件事……
「嗯……」她呻吟的聲音越來越清楚了,也是她完全進入狀況的象徵。
「我想……我想要……」她半張著雙眼,呆滯的眼神中,察覺不到一絲靈性和智慧的存在。有的只是無盡燃燒的獸慾。
「妳要?妳要什幺啊?」這是我鍾愛的一個環節。看著女人爲了慾望崩潰的那一煞那,是我激情的燃點。
「我要……男人……」她猛甩頭,身體也跟著狂扭著。
「呵呵……沒問題。只要妳說;求求主人,佔有我,我的身體和靈魂完全歸屬于你;就可以了。」
「求求主人,佔有我……我的身體和靈魂……完全歸屬于你。」
不知怎幺地,每回我聽到我迷姦的對象說出這句話後,我的小弟弟,一定立刻昂首矗立,堅硬無比。這次也不例外,縱然台詞總是千篇一律。
「很好。妳馬上就可以享受妳要的了。」
我跳到她的身上,暴力地扯開了胸罩,拉下了丁字褲和絲襪,並在她的身上狂吻亂親了一陣,順便調整一下她的體位姿勢,以便我的進入。
她全身無毛,肌膚光滑柔嫩,觸感奇佳。陰部的毛髮不但修剪整齊,也很柔軟。我熟練地摳了摳她的私處,淫水便浸濕了她的花瓣。
再也忍不住的我,卯足了全力,給了她最致命的一擊!
「啊啊~~!」
聽不清楚她到底有沒有叫,不過我的確是叫得很大聲。
她……她是名器!
她的陰道既窄又緊,吞噬著我的肉棒,不斷地往更深的內裏吸去。我頓時之間,爽入了雲霄。
從她的容貌身材、穿著打扮,到現在做愛的經驗,這女孩絕對是一百分的極品!
我使勁抽一下,她也跟著狂叫一下。我稍一鬆懈,便又被她吸了回去。我不敢再抽了,因爲陰莖傳來的快感刺激,已經將我推向射精的邊緣。
該死!我的體力怎幺那幺差勁。工作以後就再也沒上過健身房了,這下可是後悔萬分。
稍稍沒那幺激動時,我就狠抽個兩下。不過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跟她以百分之百的緊密交合程度擁抱在一起。這種感覺,很舒服,像是人間仙境。
不知過了多久……
我感到體內的精力,正源源不斷地往她身上流去。這是怎幺一回事?
一股莫名的害怕,讓我想將肉棒抽出。只是動作才進行到一半,就因爲爽到不行,而又重新插了回去。
喔,天啊!這真的太爽了……
我還在沉醉,精力又開始流失。不管了,爽死也很棒,于是又猛抽了一下。龜頭快到洞口時,突然又有一股難以抵擋的動力,將肉棒又猛插了回去。
真的要爽到死了……
我狠抽猛插,狠抽猛插……速度越來越快……精力也流失得越快……爽度卻從每回以爲已經到的頂點,又往上沖到另一個頂峰。
難道這就是銷魂的滋味?
我的活塞運動沒有停過,而且越來越猛,越來越快……
到後來我也不在乎什幺時候會射精了,只是馬力全開地讓身體自動越插越猛越抽越快……
我的精力好像快要被她吸乾了,此時意識也模糊了起來……
嗯,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真好……
真好……
……

***************

我緩緩地睜開眼睛,四處張望,試著弄清楚自己的處境。然後我企圖起身,只是以我目前的虛弱狀態,四肢根本不聽使喚。
「妳恢複得很快嘛。」是一名男子的聲音。
我朝聲音的方向望去,的確有一名年輕男子站在床邊,正在穿衣。他的個頭頗高,體格也不錯,長相卻意外地斯文。
咦?等等,這個長相有點過分熟悉……很像我非常熟識的一個人……啊!
我叫了一聲,把那名男子嚇了一跳,同時也嚇了自己一跳。
我的聲音,呃……很好聽,可是不是屬于男人的音頻。
而他……該怎幺說呢,簡直跟我自己長得一模一樣。如果我跟他去參加最像的雙胞胎比賽,肯定能拿冠軍。
「到底發生了什幺事?」
「長話短說,妳是人界,我是魔界。人界中的人類,身體和靈魂是合而爲一的。魔界就沒有這個必要……我在魔界出了點狀況,陰錯陽差地趕走了若蘋的靈魂,而住進了她的身體。可是爲了完成我的任務,我其實需要的是一個男人的身體,所以就暗施魔法,讓跟我做愛的第一個男人,可以和他的軀殼掉包。」
聽完他的解釋,我還是迷迷糊糊的,不過隱約知道自己可能大難臨頭了。如果不要相信他的話,那幺我正在跟一個非常危險的瘋子打交道。
然而,究竟是他瘋?還是我瘋?我明明就聽到自己發出的是女子的聲音……
「爲何不乾脆除掉我的靈魂算了。」你如果這般神通廣大,爲何不做得徹底些?
「呵呵……我跟你的互換方式屬于『同盟合體』,只要有任何一方的生命消失,另一方便無法存活。所以妳的靈魂,對我很重要。妳放心。叁個月後,我會再來找妳,到時候只要再跟我做一次愛,我們的肉體就會交換回來。」
「還有,妳活的越嬌柔,越女人,我這邊就會越陽剛,越男人。這樣有利我執行任務……當然,最直接有效的採陰補陽方法就是……」
「做愛?」
「沒錯。」
我心裏閃過一絲冰冷的恐懼。跟男生上床?……噁!
「爲了鼓勵妳放縱情慾,我稍稍施了魔法,提升妳的性慾。可是千萬別談戀愛,因爲當性愛合而爲一時,身體和靈魂也會合而爲一,這樣就算我再出現在妳面前,妳也認不出其實我就是妳。」
他劈哩啪啦說了一大堆,我只是聽到傻眼而已。
「爲了避免妳適應不良,有些事情妳最好先知道。像生理的變化,其實會帶來一些心理的變化。比如說,妳的鬥志和野心會明顯變小,暴力傾向會消失,情緒的波動會變得比較敏感……等等。」
「爲了加強妳的適應,我在妳的穿著打扮上略施了點魔法。簡而言之,就是妳越妝扮自己,妳就會越強烈意識到自己身爲女人的事實。這其中,又以穿著性感的內衣、丁字褲,和絲襪最厲害,甚至會讓妳體驗到甯爲女人的樂趣。」
他說完後,對我比了幾個奇怪的手勢,口中又念念有詞的,好像在施什幺妖法。我原本已經聽到頭痛,現在更感到整個房間都在旋轉。
「還有,妳千萬不能被人知道自己是男變女的事實,那會使我的魔法整個亂掉,到時候我兩有沒有活命的機會都不知道……哎呀,反正當男的還是當女的,都只是一個軀殼而已,如何活出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是嗎?那你爲什幺要來搶我的軀殼哩。
他的聲音越來越遠,我所有的感官知覺也漸漸越來越模糊了……
沒多久,我整個人彷彿也跟著房間一起旋轉,一同墜入一個不知名的巨大深淵之中……
……

***************
***************

我倒抽了一口氣,眼睛忽倏地張開,然後馬上彈跳坐起床頭。
呼,還好,我還是我,這一切只是一場惡夢而已。
咦?等等,這好像不是我的房間?室內的擺設,好像太女性化了一點。
我甩甩頭,烏黑亮麗的波浪長髮,劃過了我的眼前。
我的心一沉,寒到了冰點。
這一切不是夢,而是確實發生過的事!
鼓足了勇氣,我緩緩擡起手臂,光滑嬌嫩的肌膚,加上柔順細緻的曲線,沒有任何一絲屬于男性粗曠肌肉的輪廓。
「天啊,怎幺會這樣?」
我一出聲,那名女子動人的嬌嗔又傳入耳裏。
強忍住就要昏倒般的暈眩,我走到穿衣鏡前。鏡中一絲不挂的身影,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這身影根本不是我自己。熟悉的是,沒多久前,我才和這身影有過激情的一段。
端詳了一陣後,我又忍不住地滿意起來。柔嫩的肌膚、飄逸的髮絲、清秀甜美的長相,加上婀娜玲珑的胴體曲線。這等的身材容貌,根本就是性感尤物最原始的定義嘛。
如果我還是男人的話,我一定好好地再跟她激情個十幾回。
唉!如果我還是男的話……
正要感歎哀傷時,我不自覺地用手拍了拍胸部。我越摸胸部越覺得好玩。那彈性棉軟的乳房,在我的撫摸下,迅速在胸口醞釀出一股熱氣。而當我用手指玩弄乳頭的時候,更有一陣酥麻的快感直沖腦門。
嗯,這就是屬于女生的性興奮嗎?
正在好奇時,一陣剛起床會有的尿意湧了上來。于是我走進浴室站在馬桶前準備如廁。我怎幺掏下面總掏不出東西來……
哈!我完全忘了剛才在鏡中的身影。下面怎幺可能還有東西呢。
該怎幺辦呢?我大約知道女孩子是坐著上廁所的,于是我放下座環,坐了下來。
這大概是我生平第一次坐著小便吧。
該怎幺尿呢?這部分男女應該皆同吧,于是我用力一憋,小便噴得四面八方都有。這大概是爲什幺女生要坐著上廁所的另外一個原因吧──她們沒有發射的裝置。
只是這一噴,也濺得我的屁股上到處都是。
無奈之余,找了衛生紙隨手擦拭。當我的手指隔著廁紙劃過下面花瓣時,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也同時劃過我的心田。這個快感,比剛才玩弄乳頭時來得還要強烈。
這下可好了,難道每上一次廁所,就等同自慰一次嗎?
從浴室出來時,我上下其手地又摸乳房、又碰私處。所得到的刺激反應卻一次比一次小。
嗯,也許我漸漸開始習慣這個身體了吧。
哪知當我走過穿衣鏡,看到鏡中那名性感尤物的身影後,胸部和下體被觸摸的地方立刻又有了刺激的反應。
哈,這下我知道了。女生跟男生一樣,越有淫意,反應越激烈。可是這樣一來會很慘,因爲我的色心是對女生而起,難不成要我做個同性戀?
不行,我不要當同性戀,我也拒絕去愛男生。
叁個月的時間太長了。我一定要想辦法跟他拼,設法重新取回男性的身分。
可是,我該如何跟他拼呢?他是男人,又是魔界中人,而我……
我只是一名弱女子而已。
這心湖裏的自然聲音,既使我害怕,也使我了然。我望著空蕩蕩的下體,終于明白那根小棒子的威力;它不只是性別上的標示,同時也是一切鬥志、野心、暴力、征服慾……強度的分野。
越想就越想掙回男兒身,可是一想到爭鬥,屬于女性自然的無力感便攏罩所有的情緒。
不是所有女人都這樣柔弱,應該也有鬥志和野心很高的吧。
啊,沒想到才想了想,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真是沒用到了極點。
由于赤裸過久,我感到有些涼意,于是想爲自己加件衣衫。打開衣櫥一看,當場傻了眼,這裏面最起碼有我以前男性衣物的十倍之多。而且服飾的種類多到眼花撩亂,就連隨性可穿的t恤、牛仔褲都有好多不同的款式花樣。
以我目前的狀況,我不會有任何想要出門的打算。在家裏穿什幺最惬意呢?當然是隨時可向床報到的睡衣啰。我翻來找去,只找到絲質的細肩帶睡衣裙和純棉的小可愛叁角褲最貼近以前夏天睡覺的印象──背心和內褲。
當我的身體滑進睡衣和小褲褲中時,那絲質的滑順觸感讓我驚豔了一下。男生的衣服很少有這樣疼愛肌膚的觸感。只是現在的我,連撫摸自己的肌膚都有種說不出的舒服,穿上這樣絲滑的衣物,更像是在做一種敏感的撫觸。
雖然穿著女生的衣服感覺怪怪的,不過我還滿喜歡這樣的觸感。穿衣服其實是件小事,當我忽然感到剛穿上的小可愛褲褲濕濕的,大麻煩才剛剛來到。低頭一看,褲裆竟然有一片血迹。
天啊,原來我的那個來了!
這下怎幺辦?我先用紙巾將下體擦拭乾淨,然後到處翻找衛生棉。結果不但被我找到了,還找到一大堆不同種類的……手忙腳亂到不知如何是好時,瞥見桌上有本像是日誌的書籍。
『女性生活指南──重點入門』
太好了,這正是我所需要的。我翻閱目錄,找到了『月事篇』,看看有沒有什幺救急的方案。
天啊,我暈。光衛生棉的種類,就有一般型、夜安型、護墊,和棉條……各有各適用的時機。我耐著性子浏覽了一下,書上建議,如果下體已經弄髒,就乾脆洗個澡重新來過。
于是我跑去浴室洗澡。牆上挂的品品罐罐種類繁多,就是不見一個簡單的肥皂。不管那幺多,只要剔除洗髮精和潤髮乳,剩下的大該就是洗潔身體用的吧。
不過還沒洗到身體,頭髮上面就已經出了亂子。我向來倒完洗髮精,就在頭皮上搓呀抓的。這招顯然不適用了。那披肩的長髮,使我仰也不是,俯也不是,極難處理。最後發現彎腰低頭,讓頭髮自然垂下最好沖洗。只是一不小心力道過大時,仍痛得我是哇哇叫。
光洗個頭,就已經花掉我平時洗澡的所有時間。只是接下來身體這一關,更是難上加難。我一摸上乳房,就忍不住多玩弄了幾把。等到我想到其實我在洗澡時,又一個平時我洗澡所需的時間過去了。
然後我摸到了下體。
該怎幺洗?
以前很簡單,抓在手上搓搓擠擠就差不多了。現在呢,我連怎幺打上肥皂都不知道。想了一下,我在手指上沾了些剛才洗身體用的潔膚液,微微張開雙腿,然後輕輕將手指送了進去。
嗯,雖然感覺有些異樣,不過裏面似乎非常柔軟。于是我又塞了另一根手指進去。喔……異樣的感覺強烈了些,不過柔軟依舊。我不敢多弄,因爲指甲刮到陰道的經驗並不愉快。
好了,現在洗潔液打進去了。可是該怎幺清洗呢?
我首先將手上的肥皂洗淨,下去摸了兩圈,再洗淨。可是這樣太慢了,我索性拿起蓮蓬頭,對著私處直接噴灑。
喔,這感覺還算不錯哩。
終于,我洗到了雙腿。啊,這雙修長勻稱的玉腿,真是令人愛不釋手。我搓揉了好久,色意漸起。可是我要幹什幺呢?自戀嗎?找自己做愛嗎?無奈之余,我將身上所有的肥皂泡沫沖去。
擦乾身體後,頭頂的那叁千煩惱絲,又重新惹毛了我。不論我怎幺擦拭,除了扯痛自己外,濕溚溚的狀況一點也沒有改進。最後我祭出吹風機伺候,終于才弄得有些半濕不乾的。得,我很滿意了。因爲我穿的是細肩帶的睡衣,髮稍打在肩上有點涼意無所謂,只要不會弄濕衣服就行了。
哈哈,我洗完澡了!在重新穿回睡衣後,我驕傲的握拳頓垂,這實在是一項了不起的任務,雖然花了我平時洗澡叁倍以上的時間。同時我也體認到,女生的上面和下面都比男生來得難打理,這或許也是女生比男生更需要維持清潔的原因吧。
不過問題其實才回到原點。我還沒爲自己的月事做好安全措施呢。那本筆記在每個章節的後面,都有附注若蘋原有的習慣,目前的情形她是以衛生棉條加護墊來做雙重的保護。
護墊有聽過,但棉條是什幺?看來是要將這玩意置入下體內。以前有看過女用的情趣玩具,安裝棉條不是等同自慰嗎?
應該不至于。根據剛才洗澡的經驗,異物進入下體不一定會爽,還可能引起不舒服的感覺。不過裏面相當柔軟,相對情趣玩具的尺寸,衛生棉條算是小巫見大巫了。這可能也是爲何女人總是要求男人那話兒要粗大的原因了。
衛生棉條的外觀很有趣,像極了放大的蝌蚪或是……呃,精蟲?它是由前後兩根外管和內管所組成,有點像注射用的針筒,只是裏面中空,放置棉條和蕩出來的棉線而已。外管的前端有破痕,成圓弧形,方便棉條擠出管外。使用方法很簡單,就是將外管塞入陰道內,然後以注射的方式將內管往前推送,直到外管與內管完全重合,將棉條擠出導管而停留在陰道內爲止。
這個……說得容易,做起來會輕鬆嗎?我按照書上的指示方法拿起棉條,張開雙腿,彎腰微蹲,心情忽然開始緊張起來。我用另一只手輕輕撥開花瓣……奇怪,洞口究竟在哪裏?我維持著姿勢,跑到穿衣鏡前,希望能夠看個清楚……
算了,憑感覺吧。
喔……痛!棉條導管不像我的手指,遇到狀況不對可以轉彎,直塞的結果,讓我感到異常的難過。我太緊張了,只想趕快結束過程,一感到棉條已經完全被推出導管之外,就匆匆拔出導管。
喔……難過!筆記上說什幺坐、臥、跑、跳,都不會察覺它的存在,根本是騙人的。光直直地站著,就有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傳來。撐不了多久,我決定將它取出。
取出的過程又再度痛苦了一遍,有些像硬塊般的大便磨過肛門的感覺。不過說到肛門,我發現陰道其實也有推擠的力量,只是我還不知如何使用而已。我稍稍用力,取出時的難過便減輕了許多。
真可惡!做女人真有這幺難嗎?我決定再嘗試一次。我再仔細閱讀了一遍使用說明,這回我拿起棉條,先在導管前端塗抹了一點潤滑劑,而在張開雙腿,彎腰微蹲後,我深呼吸了一下,放鬆心情,陰道也自然鬆弛下來,不再那幺緊繃了。根據剛才失敗的經驗,陰道其實是有角度的,不能如此莽撞地直上直下……
我忽然想起以前在和女生做愛時,總爲自己致命的一擊所帶來的征服快感而驕傲,而激動不已。現在終于知道,那樣的蠻橫對女生有多痛苦了。
咦?外管很順利地就滑入了陰道內,我再緩緩推送內管,一感到不適,就調整角度,深呼吸一下。很快地,內管便已推擠到頂了。
成功了嗎?
我取出導管,讓棉線自然垂下,然後再用手指讓它貼卡在股溝內。嗯,一切是那幺地美妙。我跳了跳,蹲了蹲,又大步行走,幾乎無法察覺它的存在,偶爾還傳來那幺一點似有若無的快感。
我于是爲自己換上另一條小褲褲,並依照書上的指示,在褲裆上黏貼護墊到位。然後我拉上小褲褲,並試著將衛生棉卡妥在私處上。嗯,感覺還不賴,總以爲女生卡著衛生棉活動會怪怪的,其實不但不會,還有種舒服的感覺呢。
我會清洗自己的身體了,我會使用衛生棉條和護墊了!我爲我學習上的成就感到驕傲,另一方面,我也爲這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兩項事情,就要學習這幺久而起了一絲絲恐懼的念頭:不知道當女生還有多少的麻煩事哩。

蘋果遊泳第二回

嗯,不知道睡了多久。咦?這裏是哪裏呀……
我伸伸懶腰,揉揉眼睛,看看四周環境,我好像在一個女人用的梳妝台前睡著了。
啊,是的,我想起來了。我已經變成女人了,睡著前在做化妝和整髮的第一次初體驗。看著一地用過的化妝棉、髮捲,和我依然潔淨的臉龐,以及蓬頭的亂髮。我大概知道,努力了很久,卻沒有任何成功的表現。
我歎了一口氣,很想抽煙。
其實我是不會抽煙的。只是抽煙讓我有種可以表現男性失意時的舉動罷了。我不想再像女人那樣動不動就會掉眼淚。
眼淚這回是沒掉。煙既然不抽,喝酒也行。不過我看這個若蘋是剛從學校畢業的菜鳥,不太可能在她家中找到酒精纇飲品的存在。
話又說回來,即使她不是菜鳥,女生家中一般是不會存放菸酒的。
不過說到菸酒,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來。也對,一整天了,什幺也沒吃。女人也是人,我得找些東西來祭祭五髒廟。
我翻了翻冰箱,是有些蔬菜和肉類,可是問題是……我不會煮菜呀!有泡麵我都還稍微開心些。
怎幺辦呢?眼下這副模樣,我也不想上館子,乾脆叫外賣吧。可是叫外賣要有錢哩,若蘋這小妮子不知把錢放在哪裏。
我直覺地找了找書桌,真的被我翻到了一些存款簿、信用卡,和現金。我看了看數目,哇靠,她還真有錢。才剛踏入社會的新鮮人,竟然積蓄比我還多。
嗯,不對,是『我』還真有錢。這都是『我』以前打工時省下來的。我這樣告訴自己,因爲我現在已經是若蘋了,嘿嘿。
很快從電話簿上找到了附近一家披薩連鎖店,我立刻撥了號碼。
「是的,什幺都放……外加一罐寶特瓶裝的可樂。」
哈哈,我開心死了。至少,吃東西這件事男女皆同,我不需要做什幺學習的功夫。
在等待披薩送來的時間裏,我繼續翻閱著那本『女性生活指南』,頭兩篇頭髮和化妝我直接跳過了,因爲下午已經嘗試過了,難度太高,我的資質不夠。接下來的是禮儀篇,而第一個章節就是用餐時的禮儀。
我唸了一些,再度承認還是當男生方便。該怎幺說呢?張口嚼食,坐時腿開這些不經意的細節,發生在男生身上一點也不以爲意。可是若是女生如此,我想下回再約她出來的機率就幾乎爲零了。
管它那幺多,先享受我的披薩再說。
說曹操,曹操到。對講機響了,是樓下警衛打來的。問我是不是有點外賣。我說是,他便放那外送小子進來了。
使用完了對講機,我重新對若蘋這間小套房評估了一番。這間套房麻雀雖小可是五髒皆全。有臥房,衞浴設備;廚房和客廳都很小,不過沒有隔開,反而使空間寬敞了許多。一個人住是綽綽有余了。
這應該是一棟很高級的套房公寓,租金應該不便宜吧。一個半工半讀的學生竟然住得起這裏,而且積蓄比我還多,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另一方面,它的空間感,也來自于主人平時注重整潔的緣故。我不敢想像過了一段時日以後,這裏會變得如何。
沒多久,門鈴響了。我打開門去接過熱騰騰的食物。外送小子在告知我價錢後,就一直盯著我的胸部看。
「看什幺看?」我本能地恫嚇回去。
我低頭一看……啊,這下糗了。原來這件細肩帶睡衣,有內衣的形,卻沒有內衣的功能。兩粒乳頭的形狀在絲綢布料下,其實印得還頗清楚的。我窘困地再往下望去,還好睡衣裙雖短,不過也蓋過了整個臀部,小褲褲並沒有露在外面。
我趕緊拿錢給他,把他推出門外,就把門關上加鎖。心髒還在一直『噗通、噗通』地強力跳動著。
外送小子雖然和我陌生,然而僅僅這樣短暫的幾秒接觸,卻使我認知到了一項事實:我和他已是不同類的生物,雖然只是眼神的交會,他攻、我防的態勢相當明顯。
女生的心理其實很微妙。一方面好像喜歡被人注視,另一方面又會警覺其中的危險性。不過我一想到被男的注視,就有一陣噁心感出現。不論如何,以後在陌生人面前還是多穿一點爲妙。
可樂足披薩飽以後,我又重新拾起那本『女性生活指南』閱讀。禮儀篇佔了不小的篇幅,我看得有些煩悶,試圖尋找簡單解決的方案。
娘娘腔?
以前我們說這個男生的舉止言行很娘,不就是說他有女性化的傾向嗎?雖然覺得噁心,然而我現在已經是女生了,這樣的舉止反而是再自然不過,不是嗎?
這個偉大的發現,讓我興奮地立刻跑到鏡前,擺出我自認最娘的模樣。頭一勾,眼一眨,手一擺,然後斜著身子用最嗲的語調喊了聲:「嗨!」
的確,鏡中的影像是有些許的嬌媚。不過我仍然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儘管看起來不會像男生做時那樣不舒服,可是我心理上的障礙還是滿大的。我于是決定不做下一個動作,還是乖乖回來讀書吧。
這時,我手錶上的鬧鈴響了。咦?我爲什幺要戴若蘋的手錶,更玄的是,我爲何在計時?……是的,我想起來了。該換衛生棉條的時間了。唉,這能說做女人不麻煩嗎。
取出棉條時感覺有點噁心,棉條吸得股股大大的,充滿著腥味,而股大的棉條取出時的過程也同樣令人不悅。不過還好,我比之前熟練多了。我爲自己的下體噴了些芳香清潔液後,決定不再塞新的進去了。書上說,夜晚的時間較長,最好用夜安型的衛生棉代替。
這厚大的夜安型衛生棉卡在褲裆裏,不能說不舒服,不過也絕對不會忽視它的存在。好在夜間除了睡覺,也沒別的活動。
刷牙盥洗後,又唸了一點關于基礎生理的章節,實在是很累了,便爬到床上去。翻了兩身,又下床找衣服。原來這絲質的細肩帶睡衣,雖然觸感不錯,彈性卻很缺乏,翻身時很容易卡到身子底下。
套了件t恤後回到床上,無語問蒼天地傻盯著天花板。啊,如果有一個女人變成男的,他會像我一樣痛苦嗎?還是如魚得水?女的、男的……男的、女的…是否只是一個習慣的問題呢?
無語問蒼天。
我的睡意漸濃了……
……

***************

遠方的老式火車正從山洞裏鑽了出來,發出『嗚~嗚~』的汽笛聲。
其實不是『嗚~嗚~』的聲音,而是『嘟~嘟~』地叫。
這哪是氣笛聲呀,我覺得好笑。
我勉強地睜開雙眼,床頭的電話正奮力地響著。
「餵……你找哪位?」
「請問是遊小姐嗎?您好,我是『美好雜誌社』的編輯任心傑。」
「小傑?小傑是你嗎?」我興奮地大叫,在這陌生的環境裏被困了一天一夜後,忽然在一大清早中能聽到熟人的聲音,實在令人喜出望外。
「呃?是的,是我,任心傑……您是遊若蘋,遊小姐吧。」
這多幺地令人沮喪呀!我很矛盾,很希望他能認出我來,但是最好不要。不過現在我的嗓音,有人能認出來,那個人大概叫超人吧。
「嗯……是的,我就是若蘋。」
「是這樣的,遊小姐。您的面試通過了,總編決定錄取您……不知道您今天是否有空?總編十點想見您,和您面談工作的細節。」
「可以呀。」太好了,『美好雜誌社』,那是我熟悉的戰場。
「那幺,待會見啰。」
「待會見。」我興奮地挂上電話。
昨晚訂披薩時查到,我所住的這棟公寓大樓離『美好雜誌社』很近,只有兩條街的步行距離而已。問題是,以我目前這般『女生速成班』的教育程度,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準備好出門嗎?現在幾點了……
天啊,已經九點多了!
不行,動作得快一點了。先上個廁所,才拉起座環,唉呀,怎幺又忘了,要坐著如廁呀!手忙腳亂的陰影開始籠罩著我……
還好,接下來的刷牙洗臉男女皆同。只是有時動作過大,髮絲會遮住視線很煩,應該找樣東西固定一下淩亂的頭髮。沒有時間了,不找了。頭髮雖亂,還過得去,時下很多年輕人屬于頹廢作風,只要不會像瘋婆子就行了。化妝呢?沒關係,鏡中的臉蛋看來很清秀,不化妝也很迷人。算了,這個步驟也跳過去好了。
脫下小褲褲,我檢視了一下衛生棉。天啊,昨夜的流量還不小哩。我趕緊沖洗了一下陰部,然後拆封新的棉條。張開雙腿,彎腰微蹲,放鬆心情,嗯……前導管很順利地就滑進去了,好,不要急,慢慢將後導管往前推去……
太感動了,這回一次到位,我爲自己的粗中有細喝采著。貼上護墊,我又換了一條新的小褲褲。不過,麻煩的事現在才開始……
到底該穿什幺呢?
畢竟是上班的地方,穿個t恤、牛仔褲有些不妥吧。我隨手翻找,最後找出了一件不錯的絲質襯衫,和一條合身的西裝長褲。
我穿上襯衫,先在穿衣鏡前檢視了一下。有了昨晚的經驗,我特別注意胸部的問題。
唉呀,看得到乳頭耶,這該怎幺辦呢?襯衫雖然不透明,但因爲色淡料薄,走光的機率仍是百分之百。
嗯,我還不會穿胸罩……靈機一動,忽然想到翻找的過程中,曾經看到……對,就是這件,運動用的緊身背心。不過這件背心還真的很緊身,胸部被它壓平了不少。好在我無意去勾引男人,只要不會緊身到太難受,我就隨便了。
然後我爲自己穿上長褲。拉到大腿上方時我很自然地用手擋了一下私處……呵呵,我在擋什幺呀?那裏早就空無一物了。不過同時我也注意到,女孩子的長褲跟男生的很不一樣,臀部的地方包得緊緊的。如果我的那話兒還在的話,肯定難受到不行。現在緊歸緊,但不至于不舒服。
這褲子太緊還有一個壞處,就是褲袋裏沒辦法裝什幺東西。一裝就凸出一大股,既難看也難過。我四處張望,找到了一件單肩式的小皮包,于是把所有皮夾等雜物,一股腦地全塞了進去。
好了不管了,要出門了。我踏出門口的第一步,才發現腳底冰冰涼涼的,趕緊回來找鞋子。有跟的我全部不考慮,最後選了一雙平底的輕便皮鞋。
嗯,只有腳指和腳背前緣一點點的部分,以及腳跟的部分套在腳上,這樣的穿著不是很容易滑落嗎?女生的鞋子比起男生的,要細窄許多,我套上去後,感覺上沒有像男生的鞋子那樣,整只腳還可以在鞋內活動自如。不過我也沒有任何預期的很拘束的感覺。原來我自己的腳也是細細長長的。
在電梯裏,我再整肅了一下儀容。嗯,應該沒有很奇怪吧。所有的衣飾都還算合身,唯一不習慣的,是腳上的那雙皮鞋,一直有種要掉要掉的感覺。沒關係,我很會走路,如果磨皮了,也很能忍痛。
終于,電梯到達一樓了。門一開,我就要以女生的身分面對大衆……
「餵,遊小姐……」
在經過警衛室時,警衛叫住了我。雖然我還不太能反應自己的新名字,不過通關只有我們兩人,當然他是在叫我。
「嗯,有什幺事嗎?」
天啊,我身上是否有什幺異樣,被他看出了端倪……
「哦,沒事。只是遊小姐一整天沒出門,又叫外賣的,不知出了什幺事?」
這位警衛未免管太多了。我不記得昨晚通話的就是他。可是我真的不能和他周旋太久,以免露出破綻。
「沒事的,瞧,我現在不是要去上班了嗎?」
「上什幺班?遊小姐不是要專心找記者的工作嗎?」
「是的,今天就是我當記者的第一天。」
其實我的意思是,今天是第一天,我以女生的身分去當記者。
「真的嗎?那要恭喜遊小姐了,您的夢想終于成真了。」
「謝謝……那我走了。」
「遊小姐,加油呀。」
我不敢回頭看他。太明顯了,他刻意親近我的態度,顯然對我有意思。嗯,若以女生的身分要如何去形容這件事呢?就說是癞蛤蟆想吃天鵝肉吧。
一到街上,我看還有點時間,便去附近的咖啡店,買點早餐再說。
「餵,老闆。兩個甜甜圈加一杯拿鐵,對不起,我趕時間。」我大聲吆喝,雖然我還在排隊,不過這樣至少老闆可以先準備,這是我向來的習慣。
結果前面一排男性上班族全部都在看我。我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默默地排隊。這樣的反應也很奇怪,若是以前,我早就凶狠的狠瞪回去了。
「餵,老闆,兩杯咖啡。」我身後的一位年輕人也同樣地吆喝著。
沒有人看他,老闆默默地點頭,表示他聽到了。
這社會充滿了很多男尊女卑的現象,只是以前也是男性的我,完全沒有察覺而已。
要淑女一點,不要娘娘腔。
我忽然了解,社會上並非男尊女卑的很嚴重,只是大部分的人,在禮節上比較要求女性遵守,男人只要不會太不得體,誇張的行爲都是可以被容忍的。
嗯,要淑女一點,我默默地告訴自己。
這時我剛領到咖啡,正在狼吞虎嚥甜甜圈。路上的行人又都在看我。哈,淑女的形象並非只是待人的態度,行爲舉止也很重要。
行爲舉止,這也是最難的一部分。
沒多久,我來到了『美好雜誌社』,小傑早就在正門廳前等候我了。呵呵,老友,你這位年輕的禿驢,永遠是這樣地講信守時。
小傑的身高,看在我的眼裏,有些怪怪的。因爲以前我比他高,現在看他時的視線卻已經平了,不需要調整角度。還好我穿平底鞋,要不然看到比他高的女生,以他的脾氣,是會自卑好久的。他雖不算胖,但已有發福的迹象了。鼻樑上那副方框的眼鏡,讓他看來老實可愛,實際上這個人也是挺老實可愛的。
「小傑!」
我不自覺地叫了出口,他沒反應,我知道表錯情了。
「遊小姐嗎?」
我點點頭,他開始上下打量我。在視線遊移到我的頭髮時皺了一下眉頭。
「遊小姐自從上回面試以後,又改變造型了吧?」
「是的。」
我尴尬地又點頭。看來這叁千煩惱絲不處理是不行了。
「這邊請。」
于是我尾隨在他後面,進入了雜誌社辦公的地方。
我在這裏混了將近叁年,有什幺蘿蔔,什幺坑,我還會不清楚嗎?
但是當他把我帶到我自己的辦公室時,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起來。
他把門關上後,和我面對面地坐了下來。室內的家具擺設沒變,只是屬于我的文件物品被搬空了。
「不好意思,遊小姐。總編臨時有事,會遲到些……需要喝點什幺嗎?」
「呵呵,沒關係,老總的脾氣就是這樣。」
「妳說什幺?」
「呃……我是說,總編公務繁忙,是可以理解的。」
「遊小姐,剛入行的新鮮人,就這樣油腔滑調是不好的喔。」
「是……」
呵呵,真沒想到居然被小傑教訓。改天老子想辦法糗你一下……不行,要淑女一點,淑女一點。
「遊小姐看來個性很豪邁。」
「什幺?」
他還盯著我看,我馬上檢討一下自己……天啊,我竟然張開著雙腿,雙手還搭在椅把上躺坐著,活像一副大老闆的模樣。不由分說,我趕緊併攏雙腿,將手收回放在腿上。真該死,我是小女人,小女人呀!
「沒關係的啦。我的說法很中性,沒有任何褒貶的意思。」
「真的嗎?」
「真的啦。」
小傑的笑容很燦爛,根據我所了解的他,他沒有在說謊。說實話,跟他哥兩好這幺久了,他喜歡的女孩子類型,我到現在還很難歸類哩。
剛才一併腿,我發現這樣坐著並沒有想像中的難過。中間少了點東西,的確會影響一些姿勢的難易程度。我只是有些不太習慣罷了。
「任先生,我們就一直呆坐在這裏嗎?……我是說,反正我已經被錄取了,不帶我到處逛逛嗎?」
小傑的個性,顯然不適合當接待。
「嗯,當然好。不過我以爲妳會喜歡先看看妳未來辦公的地方。」
「什幺?」
我真的被嚇到了。我也是爬了兩年多,才爬到這樣一間破辦公室。總編居然會馬上給一個剛畢業的毛頭小子……
「我的心理也很不平衡,不過……總編好像特別欣賞妳在學校時所發表的文章。」
「是嗎?……」
拜託,千萬不要問我文章的內容,我根本不認識以前的若蘋呀!
「坦白說,我對妳寫什幺理論沒興趣,做記者的,實戰經驗比較重要。」
那是謝天謝地啦。
「對呀,我想我是幸運啦,才會獲得主編的青睐……爲什幺會剛好空出這間辦公室呢?」
「原來的主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臨時休假一個星期,卻在叁天前忽然打電話來說辭職不幹了……總編在前天夜裏忽然決定要錄取妳的。」
小傑的語氣忽然惆怅起來。
「發生了什幺事?」
「但願我能知道,這樣不告而別的……」
「小傑,其實我就是……」
「什幺?」
看著小傑爲我難過,我忽然很想鼓起勇氣告訴他所發生的一切,我迷姦女生的曆史,還有這兩天變性的痛苦曆程。可是死亡的威脅,加上當他屬于男性的目光在搜索著我身上的性感訊息時,我又膽怯了……
「其實我就是仰慕張先生而來應徵的。」
「啊,是嗎?結果他卻跑了……」
哈,叫自己『先生』感覺怪怪的……不過你這呆頭鵝,難道一點都不能察覺其實我就是他嗎?
「遊小姐,妳一直叫我小傑……我們熟識嗎?」
「呃,這個……我想以後都是同事,你又是我在社裏認識的第一個人,所以自然希望跟你不要太有距離。」
「啊,是嗎?」
餵,不要滿臉通紅呀!你們男生怎幺這幺容易誤會……呃,『你們男生』?哈哈,我的思考模式越來越女生了……
他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沒說兩句,就對我說:「總編來了,我帶妳去見她吧。」
我點點頭,心下甚是惶恐。在你們這些好色男面前也許可以裝裝,一旦面對真女人,我的西洋鏡就要被拆穿了……
怕什幺怕?以我現在的外表,頂多被人認爲是很有男子氣概的女生而已。我在去總編辦公室的路上,不斷地這樣教育自己。

蘋果遊泳第二回

嗯,不知道睡了多久。咦?這裏是哪裏呀……
我伸伸懶腰,揉揉眼睛,看看四周環境,我好像在一個女人用的梳妝台前睡著了。
啊,是的,我想起來了。我已經變成女人了,睡著前在做化妝和整髮的第一次初體驗。看著一地用過的化妝棉、髮捲,和我依然潔淨的臉龐,以及蓬頭的亂髮。我大概知道,努力了很久,卻沒有任何成功的表現。
我歎了一口氣,很想抽煙。
其實我是不會抽煙的。只是抽煙讓我有種可以表現男性失意時的舉動罷了。我不想再像女人那樣動不動就會掉眼淚。
眼淚這回是沒掉。煙既然不抽,喝酒也行。不過我看這個若蘋是剛從學校畢業的菜鳥,不太可能在她家中找到酒精纇飲品的存在。
話又說回來,即使她不是菜鳥,女生家中一般是不會存放菸酒的。
不過說到菸酒,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來。也對,一整天了,什幺也沒吃。女人也是人,我得找些東西來祭祭五髒廟。
我翻了翻冰箱,是有些蔬菜和肉類,可是問題是……我不會煮菜呀!有泡麵我都還稍微開心些。
怎幺辦呢?眼下這副模樣,我也不想上館子,乾脆叫外賣吧。可是叫外賣要有錢哩,若蘋這小妮子不知把錢放在哪裏。
我直覺地找了找書桌,真的被我翻到了一些存款簿、信用卡,和現金。我看了看數目,哇靠,她還真有錢。才剛踏入社會的新鮮人,竟然積蓄比我還多。
嗯,不對,是『我』還真有錢。這都是『我』以前打工時省下來的。我這樣告訴自己,因爲我現在已經是若蘋了,嘿嘿。
很快從電話簿上找到了附近一家披薩連鎖店,我立刻撥了號碼。
「是的,什幺都放……外加一罐寶特瓶裝的可樂。」
哈哈,我開心死了。至少,吃東西這件事男女皆同,我不需要做什幺學習的功夫。
在等待披薩送來的時間裏,我繼續翻閱著那本『女性生活指南』,頭兩篇頭髮和化妝我直接跳過了,因爲下午已經嘗試過了,難度太高,我的資質不夠。接下來的是禮儀篇,而第一個章節就是用餐時的禮儀。
我唸了一些,再度承認還是當男生方便。該怎幺說呢?張口嚼食,坐時腿開這些不經意的細節,發生在男生身上一點也不以爲意。可是若是女生如此,我想下回再約她出來的機率就幾乎爲零了。
管它那幺多,先享受我的披薩再說。
說曹操,曹操到。對講機響了,是樓下警衛打來的。問我是不是有點外賣。我說是,他便放那外送小子進來了。
使用完了對講機,我重新對若蘋這間小套房評估了一番。這間套房麻雀雖小可是五髒皆全。有臥房,衞浴設備;廚房和客廳都很小,不過沒有隔開,反而使空間寬敞了許多。一個人住是綽綽有余了。
這應該是一棟很高級的套房公寓,租金應該不便宜吧。一個半工半讀的學生竟然住得起這裏,而且積蓄比我還多,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另一方面,它的空間感,也來自于主人平時注重整潔的緣故。我不敢想像過了一段時日以後,這裏會變得如何。
沒多久,門鈴響了。我打開門去接過熱騰騰的食物。外送小子在告知我價錢後,就一直盯著我的胸部看。
「看什幺看?」我本能地恫嚇回去。
我低頭一看……啊,這下糗了。原來這件細肩帶睡衣,有內衣的形,卻沒有內衣的功能。兩粒乳頭的形狀在絲綢布料下,其實印得還頗清楚的。我窘困地再往下望去,還好睡衣裙雖短,不過也蓋過了整個臀部,小褲褲並沒有露在外面。
我趕緊拿錢給他,把他推出門外,就把門關上加鎖。心髒還在一直『噗通、噗通』地強力跳動著。
外送小子雖然和我陌生,然而僅僅這樣短暫的幾秒接觸,卻使我認知到了一項事實:我和他已是不同類的生物,雖然只是眼神的交會,他攻、我防的態勢相當明顯。
女生的心理其實很微妙。一方面好像喜歡被人注視,另一方面又會警覺其中的危險性。不過我一想到被男的注視,就有一陣噁心感出現。不論如何,以後在陌生人面前還是多穿一點爲妙。
可樂足披薩飽以後,我又重新拾起那本『女性生活指南』閱讀。禮儀篇佔了不小的篇幅,我看得有些煩悶,試圖尋找簡單解決的方案。
娘娘腔?
以前我們說這個男生的舉止言行很娘,不就是說他有女性化的傾向嗎?雖然覺得噁心,然而我現在已經是女生了,這樣的舉止反而是再自然不過,不是嗎?
這個偉大的發現,讓我興奮地立刻跑到鏡前,擺出我自認最娘的模樣。頭一勾,眼一眨,手一擺,然後斜著身子用最嗲的語調喊了聲:「嗨!」
的確,鏡中的影像是有些許的嬌媚。不過我仍然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儘管看起來不會像男生做時那樣不舒服,可是我心理上的障礙還是滿大的。我于是決定不做下一個動作,還是乖乖回來讀書吧。
這時,我手錶上的鬧鈴響了。咦?我爲什幺要戴若蘋的手錶,更玄的是,我爲何在計時?……是的,我想起來了。該換衛生棉條的時間了。唉,這能說做女人不麻煩嗎。
取出棉條時感覺有點噁心,棉條吸得股股大大的,充滿著腥味,而股大的棉條取出時的過程也同樣令人不悅。不過還好,我比之前熟練多了。我爲自己的下體噴了些芳香清潔液後,決定不再塞新的進去了。書上說,夜晚的時間較長,最好用夜安型的衛生棉代替。
這厚大的夜安型衛生棉卡在褲裆裏,不能說不舒服,不過也絕對不會忽視它的存在。好在夜間除了睡覺,也沒別的活動。
刷牙盥洗後,又唸了一點關于基礎生理的章節,實在是很累了,便爬到床上去。翻了兩身,又下床找衣服。原來這絲質的細肩帶睡衣,雖然觸感不錯,彈性卻很缺乏,翻身時很容易卡到身子底下。
套了件t恤後回到床上,無語問蒼天地傻盯著天花板。啊,如果有一個女人變成男的,他會像我一樣痛苦嗎?還是如魚得水?女的、男的……男的、女的…是否只是一個習慣的問題呢?
無語問蒼天。
我的睡意漸濃了……
……

***************

遠方的老式火車正從山洞裏鑽了出來,發出『嗚~嗚~』的汽笛聲。
其實不是『嗚~嗚~』的聲音,而是『嘟~嘟~』地叫。
這哪是氣笛聲呀,我覺得好笑。
我勉強地睜開雙眼,床頭的電話正奮力地響著。
「餵……你找哪位?」
「請問是遊小姐嗎?您好,我是『美好雜誌社』的編輯任心傑。」
「小傑?小傑是你嗎?」我興奮地大叫,在這陌生的環境裏被困了一天一夜後,忽然在一大清早中能聽到熟人的聲音,實在令人喜出望外。
「呃?是的,是我,任心傑……您是遊若蘋,遊小姐吧。」
這多幺地令人沮喪呀!我很矛盾,很希望他能認出我來,但是最好不要。不過現在我的嗓音,有人能認出來,那個人大概叫超人吧。
「嗯……是的,我就是若蘋。」
「是這樣的,遊小姐。您的面試通過了,總編決定錄取您……不知道您今天是否有空?總編十點想見您,和您面談工作的細節。」
「可以呀。」太好了,『美好雜誌社』,那是我熟悉的戰場。
「那幺,待會見啰。」
「待會見。」我興奮地挂上電話。
昨晚訂披薩時查到,我所住的這棟公寓大樓離『美好雜誌社』很近,只有兩條街的步行距離而已。問題是,以我目前這般『女生速成班』的教育程度,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準備好出門嗎?現在幾點了……
天啊,已經九點多了!
不行,動作得快一點了。先上個廁所,才拉起座環,唉呀,怎幺又忘了,要坐著如廁呀!手忙腳亂的陰影開始籠罩著我……
還好,接下來的刷牙洗臉男女皆同。只是有時動作過大,髮絲會遮住視線很煩,應該找樣東西固定一下淩亂的頭髮。沒有時間了,不找了。頭髮雖亂,還過得去,時下很多年輕人屬于頹廢作風,只要不會像瘋婆子就行了。化妝呢?沒關係,鏡中的臉蛋看來很清秀,不化妝也很迷人。算了,這個步驟也跳過去好了。
脫下小褲褲,我檢視了一下衛生棉。天啊,昨夜的流量還不小哩。我趕緊沖洗了一下陰部,然後拆封新的棉條。張開雙腿,彎腰微蹲,放鬆心情,嗯……前導管很順利地就滑進去了,好,不要急,慢慢將後導管往前推去……
太感動了,這回一次到位,我爲自己的粗中有細喝采著。貼上護墊,我又換了一條新的小褲褲。不過,麻煩的事現在才開始……
到底該穿什幺呢?
畢竟是上班的地方,穿個t恤、牛仔褲有些不妥吧。我隨手翻找,最後找出了一件不錯的絲質襯衫,和一條合身的西裝長褲。
我穿上襯衫,先在穿衣鏡前檢視了一下。有了昨晚的經驗,我特別注意胸部的問題。
唉呀,看得到乳頭耶,這該怎幺辦呢?襯衫雖然不透明,但因爲色淡料薄,走光的機率仍是百分之百。
嗯,我還不會穿胸罩……靈機一動,忽然想到翻找的過程中,曾經看到……對,就是這件,運動用的緊身背心。不過這件背心還真的很緊身,胸部被它壓平了不少。好在我無意去勾引男人,只要不會緊身到太難受,我就隨便了。
然後我爲自己穿上長褲。拉到大腿上方時我很自然地用手擋了一下私處……呵呵,我在擋什幺呀?那裏早就空無一物了。不過同時我也注意到,女孩子的長褲跟男生的很不一樣,臀部的地方包得緊緊的。如果我的那話兒還在的話,肯定難受到不行。現在緊歸緊,但不至于不舒服。
這褲子太緊還有一個壞處,就是褲袋裏沒辦法裝什幺東西。一裝就凸出一大股,既難看也難過。我四處張望,找到了一件單肩式的小皮包,于是把所有皮夾等雜物,一股腦地全塞了進去。
好了不管了,要出門了。我踏出門口的第一步,才發現腳底冰冰涼涼的,趕緊回來找鞋子。有跟的我全部不考慮,最後選了一雙平底的輕便皮鞋。
嗯,只有腳指和腳背前緣一點點的部分,以及腳跟的部分套在腳上,這樣的穿著不是很容易滑落嗎?女生的鞋子比起男生的,要細窄許多,我套上去後,感覺上沒有像男生的鞋子那樣,整只腳還可以在鞋內活動自如。不過我也沒有任何預期的很拘束的感覺。原來我自己的腳也是細細長長的。
在電梯裏,我再整肅了一下儀容。嗯,應該沒有很奇怪吧。所有的衣飾都還算合身,唯一不習慣的,是腳上的那雙皮鞋,一直有種要掉要掉的感覺。沒關係,我很會走路,如果磨皮了,也很能忍痛。
終于,電梯到達一樓了。門一開,我就要以女生的身分面對大衆……
「餵,遊小姐……」
在經過警衛室時,警衛叫住了我。雖然我還不太能反應自己的新名字,不過通關只有我們兩人,當然他是在叫我。
「嗯,有什幺事嗎?」
天啊,我身上是否有什幺異樣,被他看出了端倪……
「哦,沒事。只是遊小姐一整天沒出門,又叫外賣的,不知出了什幺事?」
這位警衛未免管太多了。我不記得昨晚通話的就是他。可是我真的不能和他周旋太久,以免露出破綻。
「沒事的,瞧,我現在不是要去上班了嗎?」
「上什幺班?遊小姐不是要專心找記者的工作嗎?」
「是的,今天就是我當記者的第一天。」
其實我的意思是,今天是第一天,我以女生的身分去當記者。
「真的嗎?那要恭喜遊小姐了,您的夢想終于成真了。」
「謝謝……那我走了。」
「遊小姐,加油呀。」
我不敢回頭看他。太明顯了,他刻意親近我的態度,顯然對我有意思。嗯,若以女生的身分要如何去形容這件事呢?就說是癞蛤蟆想吃天鵝肉吧。
一到街上,我看還有點時間,便去附近的咖啡店,買點早餐再說。
「餵,老闆。兩個甜甜圈加一杯拿鐵,對不起,我趕時間。」我大聲吆喝,雖然我還在排隊,不過這樣至少老闆可以先準備,這是我向來的習慣。
結果前面一排男性上班族全部都在看我。我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默默地排隊。這樣的反應也很奇怪,若是以前,我早就凶狠的狠瞪回去了。
「餵,老闆,兩杯咖啡。」我身後的一位年輕人也同樣地吆喝著。
沒有人看他,老闆默默地點頭,表示他聽到了。
這社會充滿了很多男尊女卑的現象,只是以前也是男性的我,完全沒有察覺而已。
要淑女一點,不要娘娘腔。
我忽然了解,社會上並非男尊女卑的很嚴重,只是大部分的人,在禮節上比較要求女性遵守,男人只要不會太不得體,誇張的行爲都是可以被容忍的。
嗯,要淑女一點,我默默地告訴自己。
這時我剛領到咖啡,正在狼吞虎嚥甜甜圈。路上的行人又都在看我。哈,淑女的形象並非只是待人的態度,行爲舉止也很重要。
行爲舉止,這也是最難的一部分。
沒多久,我來到了『美好雜誌社』,小傑早就在正門廳前等候我了。呵呵,老友,你這位年輕的禿驢,永遠是這樣地講信守時。
小傑的身高,看在我的眼裏,有些怪怪的。因爲以前我比他高,現在看他時的視線卻已經平了,不需要調整角度。還好我穿平底鞋,要不然看到比他高的女生,以他的脾氣,是會自卑好久的。他雖不算胖,但已有發福的迹象了。鼻樑上那副方框的眼鏡,讓他看來老實可愛,實際上這個人也是挺老實可愛的。
「小傑!」
我不自覺地叫了出口,他沒反應,我知道表錯情了。
「遊小姐嗎?」
我點點頭,他開始上下打量我。在視線遊移到我的頭髮時皺了一下眉頭。
「遊小姐自從上回面試以後,又改變造型了吧?」
「是的。」
我尴尬地又點頭。看來這叁千煩惱絲不處理是不行了。
「這邊請。」
于是我尾隨在他後面,進入了雜誌社辦公的地方。
我在這裏混了將近叁年,有什幺蘿蔔,什幺坑,我還會不清楚嗎?
但是當他把我帶到我自己的辦公室時,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起來。
他把門關上後,和我面對面地坐了下來。室內的家具擺設沒變,只是屬于我的文件物品被搬空了。
「不好意思,遊小姐。總編臨時有事,會遲到些……需要喝點什幺嗎?」
「呵呵,沒關係,老總的脾氣就是這樣。」
「妳說什幺?」
「呃……我是說,總編公務繁忙,是可以理解的。」
「遊小姐,剛入行的新鮮人,就這樣油腔滑調是不好的喔。」
「是……」
呵呵,真沒想到居然被小傑教訓。改天老子想辦法糗你一下……不行,要淑女一點,淑女一點。
「遊小姐看來個性很豪邁。」
「什幺?」
他還盯著我看,我馬上檢討一下自己……天啊,我竟然張開著雙腿,雙手還搭在椅把上躺坐著,活像一副大老闆的模樣。不由分說,我趕緊併攏雙腿,將手收回放在腿上。真該死,我是小女人,小女人呀!
「沒關係的啦。我的說法很中性,沒有任何褒貶的意思。」
「真的嗎?」
「真的啦。」
小傑的笑容很燦爛,根據我所了解的他,他沒有在說謊。說實話,跟他哥兩好這幺久了,他喜歡的女孩子類型,我到現在還很難歸類哩。
剛才一併腿,我發現這樣坐著並沒有想像中的難過。中間少了點東西,的確會影響一些姿勢的難易程度。我只是有些不太習慣罷了。
「任先生,我們就一直呆坐在這裏嗎?……我是說,反正我已經被錄取了,不帶我到處逛逛嗎?」
小傑的個性,顯然不適合當接待。
「嗯,當然好。不過我以爲妳會喜歡先看看妳未來辦公的地方。」
「什幺?」
我真的被嚇到了。我也是爬了兩年多,才爬到這樣一間破辦公室。總編居然會馬上給一個剛畢業的毛頭小子……
「我的心理也很不平衡,不過……總編好像特別欣賞妳在學校時所發表的文章。」
「是嗎?……」
拜託,千萬不要問我文章的內容,我根本不認識以前的若蘋呀!
「坦白說,我對妳寫什幺理論沒興趣,做記者的,實戰經驗比較重要。」
那是謝天謝地啦。
「對呀,我想我是幸運啦,才會獲得主編的青睐……爲什幺會剛好空出這間辦公室呢?」
「原來的主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臨時休假一個星期,卻在叁天前忽然打電話來說辭職不幹了……總編在前天夜裏忽然決定要錄取妳的。」
小傑的語氣忽然惆怅起來。
「發生了什幺事?」
「但願我能知道,這樣不告而別的……」
「小傑,其實我就是……」
「什幺?」
看著小傑爲我難過,我忽然很想鼓起勇氣告訴他所發生的一切,我迷姦女生的曆史,還有這兩天變性的痛苦曆程。可是死亡的威脅,加上當他屬于男性的目光在搜索著我身上的性感訊息時,我又膽怯了……
「其實我就是仰慕張先生而來應徵的。」
「啊,是嗎?結果他卻跑了……」
哈,叫自己『先生』感覺怪怪的……不過你這呆頭鵝,難道一點都不能察覺其實我就是他嗎?
「遊小姐,妳一直叫我小傑……我們熟識嗎?」
「呃,這個……我想以後都是同事,你又是我在社裏認識的第一個人,所以自然希望跟你不要太有距離。」
「啊,是嗎?」
餵,不要滿臉通紅呀!你們男生怎幺這幺容易誤會……呃,『你們男生』?哈哈,我的思考模式越來越女生了……
他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沒說兩句,就對我說:「總編來了,我帶妳去見她吧。」
我點點頭,心下甚是惶恐。在你們這些好色男面前也許可以裝裝,一旦面對真女人,我的西洋鏡就要被拆穿了……
怕什幺怕?以我現在的外表,頂多被人認爲是很有男子氣概的女生而已。我在去總編辦公室的路上,不斷地這樣教育自己。

国产区精品一区二区不卡中文